• 文峰塔详细

    文峰塔   文峰塔位于陇西县城东南文峰镇渭河南岸9公里处的二级台地上,该塔始建于明代,重建于清道光十七年(公元1837年6月),是一座直径6米,高34米, ...

  • 战国秦长城详细

    战国秦长城 位于陇西县福星镇山梁上的战国秦长城遗址   战国时期,为了防止北方匈奴族的南下,北方的赵国、燕国、秦国都修筑了长城。甘肃境内的长城 ...

  • 保昌楼详细

    保昌楼  保昌楼位于陇西县渭河北岸河浦山岘口。该楼建于清光绪九年(1883年)八月,由巩昌知府颜士璋筹划,本地木匠莫长泰、瓦工蔡全福、画工李元等修建,为三 ...

  • 陇西百科已收录27个词条,已获5位网友点推荐

    九枚子弹


      在陇西中共陇右工委纪念馆的第四展室内,陈展着九枚手枪子弹,这是陇右工委委员、军事部部长郭化如同志牺牲时留下的。
      1949年4月9日,漳县地下党员向陇右工委领导汇报,连日来漳县伪自卫队活动频繁,有一股十余人组成的伪自卫队小分队,正在桦林山漳河下游南北一带山区抓壮丁,气焰嚣张,闹得鸡犬不宁,人心惶惶,恳请工委派武工队打掉这股敌人,为漳县当地群众解忧排难。
      工委领导一致认为,这是一次打击敌人、扩大影响的难得机会,决定派工委军事部部长郭化如和副部长杨友柏率领武工队,前去消灭正在那里抓壮丁的这股敌人,一方面解救壮丁,打乱敌人扩兵计划,一方面缴获枪支弹药,为我所用。
      4月11日拂晓,郭化如、杨友柏调集24名武工队员,赶到漳县蔺家湾,逼近伪自卫队驻扎的恶霸地主蔺国壁住宅,郭化如指挥我游击队,击毙两名敌人,控制了蔺国壁宅院,抓审了蔺国壁。从蔺国壁口中得知,被抓的80名壮丁由伪排长提前一天押解返回了漳县城,留下继续抓壮丁的两名士兵被我武工队击毙,敌班长在激战中越墙而逃,郭化如当即下令王凤贤带几个队员追击,并按照“以假乱真”的行军常规,迅速将大队转移到蔺家湾东翼山头,休息等待王凤贤等人归来。
      约摸一个小时后,提着逃敌丢下的步枪和装满子弹的弹带的王凤贤,气喘吁吁的归来,告知逃敌弃枪逃进了漳县县城。听到这一消息,富有斗争经验的郭化如先是一愣,紧接着皱紧了眉头,随即命令部队迅速避开不利于武工队作战的蔺家湾,经由蔺家湾山头,向东北山区转移。
      情况正如郭化如所料,逃敌通风报信后,漳县伪自卫队马上调集60余人,朝桦林山东北山武工队转移方向追来。郭化如观察地形后,果断地下令,佯装仓皇溃逃,急速向东北方向转移,把敌人引到视野开阔的后山梁上。数分钟后,游击队攀上了一条居高临下,视野开阔的山头,“一”字形隐蔽在山头上,做好了战斗准备。
      漳县自卫队追赶着自认为落荒而逃的武工队,上气不接下气的追到山头前,便遭到了武工队的突然猛射,冲在前面的十几个伪军中弹滚下山去,跟在后面的见状吓得魂飞魄散,掉头逃窜,郭化如审时度势,立即下令,不要恋战,全体游击队员跑步下山,朝北转移。
      初战失利的漳县自卫队,停滞山下不敢上前,直到武工队北撤接连翻越至第三个山头后,才战战兢兢的出现在武工队放弃的山头上,而此时彼此拉开的距离近五千米。当时,如果武工队向西北方向再赶四五里山路,就可以到达陇西菜子坪根据地,然而郭化如凭着丰富的地下斗争经验深知,光天化日之下公开向陇西方向转移,不仅不易摆脱敌人的追击,同时还会暴露隐蔽地,从而招来敌人更大的疯狂扫荡和破坏。于是郭化如决定,无论部队如何疲劳、饥饿,不管敌人如何追击,处境再艰难,不到天黑决不能进入陇西根据地。随后,在郭化如的指挥下,游击队沿着山巅,时而朝东行,时而朝北进,与漳县自卫队玩起了“捉迷藏”,就这样,从上午十时一直到下午一时。长时间的周旋,游击队员也有些疲乏,而恰在此时,队员们发现,北面后山上出现了敌人,东面也出现了敌人,足有500余人,郭化如从敌人来的方向和时间上推算,是得到漳县通报的陇西伪自卫队和武山伪自卫队专程赶来了,并有合围之势,武工队处在困境当中。
      在武工队三面受敌的不利形势下,身经百战,智勇双全的郭化如当即作出撤离的决定,并现场鼓舞队员士气,安排了作战计划,抓住尚未被敌包围的时机,命令队员立刻朝西转移。东、北两翼包抄的敌人发现了武工队的意图,加快了合围速度,被迫西撤的武工队避开西北方向的数百名强敌,与同向抄捷径赶在武工队前方的漳县自卫队狭路相逢,武工队一阵猛射,敌人丢盔弃甲,抱头鼠窜,趁此间隙游击队一鼓作气攀上了西翼的山梁,跳出了敌人的包围。输红脸的的漳县自卫队,向疯狗一样扑向武工队阵地,钳制着武工队不能迅速转移。在抗战前线与日寇多次交过手的郭化如与杨友柏交换意见后,立即下令,兵分两组,以层层山梁为依托,交错掩护朝西撤。就这样,郭化如和杨友柏各带领一个战斗组,互相掩护,交替后撤,一个山头一个山头的朝西转移,从下午一时一直激战到四时,冲锋反冲锋,争夺反争夺,武工队员以英勇顽强、敢打敢拼的大无畏精神,一次又一次的打退了敌人的连续进攻,使敌人包围游击队的阴谋始终未能得逞。
      下午四时多,杨友柏指挥的战斗组刚由最前沿撤到郭化如战斗组扼守的后山梁,郭化如掩护队员撤离阵地时,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了刚从地上站起来的郭化如的腹部……郭化如不幸壮烈牺牲,时年39岁。
      历尽艰险,武工队按郭化如的战斗方案,最终坚持到天黑,安全脱险。
      当天夜里,十余名武工队员连夜找回了郭化如的尸体,可罪恶的敌人割去了郭化如的头颅……
      郭化如牺牲后,陇右工委委员、组织部长毛得功将郭化如身上佩戴的14枚子弹亲手解下交给工委副书记、宣传部长万良才的警卫员陈清华,让他妥善保存,牢记烈士的英名,永远记住敌人的凶残和革命的艰辛,后来这14枚子弹中的9枚陈清华交于县委党史办公室保存,陇西中共陇右工委纪念馆成立时,县委党史办移交纪念馆陈展。
      透过九枚子弹,我们仿佛看到了机智勇敢、随机应变,敢打敢拼,具有卓越的军事才能和高尚的革命品质的郭化如的身影,他是陇右地下斗争的先驱者之一,更是叱咤陇右的游击英雄、陇右地下武装斗争的优秀指挥员。
      郭化如烈士的英雄事迹,永远激励后人,在陇右大地不绝传唱。